苦難中見證神的作為——穆斯林難民事工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定義,難民為: 「因為迫害、暴力或戰爭而被迫逃離自己本國的人。他們因著自己的種族、宗教、國籍、政治立場或所屬社群,而有遭受迫害的實質威脅。他們通常無法或恐懼返回家園」。《國家地理雜誌》2019年8月號的封面故事就是「流動中的世界」(World on The Move),大幅報導當今世界因戰亂、氣候變遷、飢荒等因素大量人口流動、難民離鄉背井的現象。根據近代社會學家、政治學者對散居之民(diaspora)的定義,難民為散居之民之一,因此難民事工也屬於散聚宣教學(Diaspora Missiology)的範疇。

在這個全球化且動盪的時代,神在穆斯林移民、難民中大大地動工,使流離失所者在苦難中親見神。這些年來筆者與夫婿服事穆斯林難民群體,也深刻體驗到神如何在苦難彰顯祂的榮耀。伊斯蘭世界在過去一千多年以來一直是福音硬土,過去數百年以來許多宣教士忠心地在工場上奉獻一生,但卻不見得能看到一位穆斯林真正歸主,尤其是在北非、中東這些艱難的地區。然而如今許多穆斯林因內戰、動亂等逃離本鄉本國,因而有機會聽聞福音,有大批的穆斯林認識主耶穌而得到永恆的生命! 正如約瑟的生命見證: 「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世記50:20)教人如何不讚嘆神的作為奇妙呢?筆者願在此簡略地分享過去幾年在北美以及中東服事難民的經驗。

北美難民事工

筆者與夫婿從2010到2015年,參與芝加哥由一位黎巴嫩牧師帶領的中東難民事工。這位牧師本身就是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舉家移民美國後於2008年開始了這項事工。除了幫助處理中東難民的生活問題,如發放食物、開車接送、擔任英文翻譯等等,每週教會還有福音性質的聚會,包括阿拉伯語的詩歌敬拜、福音信息、影片觀賞和討論,聚會後有免費午餐。參與團契聚會的難民,大部分是伊拉克人和伊朗人,還有一些敘利亞、埃及人等等。

我和丈夫開始參與這項事工時,感到要融入這群難民並不容易,當時我們還不會說阿拉伯語,而來團契聚會的難民,除了孩童和年輕人之外,英文並不是很流利。除了語言、文化的隔閡,還有社會、經濟背景的鴻溝。美國是難民漂泊的終點。尤其是那些出生、成長於中東難民營的伊拉克難民,來美國之前浪跡多地,沒有國籍、身分,是社會的底層。常因他們成長於機能不全家庭(dysfunctional family),生命有許多破碎,因此,即使他們信了主,牧養和門徒造就仍相當艱難,事奉者需要從神而來的愛心與耐心。但我們也因這樣的事工讓許多難民有機會聽聞福音、認識耶穌而感謝神。

除了在芝加哥郊區,加州聖地牙哥附近也有龐大的伊拉克、敘利亞難民或移民社群,在加州有個支持我們宣教工作的華人教會,一兩年前開始支持一個在聖地牙哥近郊的中東難民事工。一位約旦牧師開始了這個事工,筆者和夫婿過去返美述職時特地拜訪了這個難民事工。那位約旦牧師告訴我們,很多支持、幫助他們事工的教會都是美國的華人教會,這令我們感到很受激勵!

我們述職時也拜訪在加拿大的教會,發現加拿大的難民事工充滿潛力。由於這幾年美國大幅減少接收難民,許多難民改申請去加拿大,因此加國湧入了大量穆斯林難民。許多我們在中東認識的難民也申請到加拿大去了。再加上加拿大本來就有許多中東基督徒移民,因此有很好的條件發展中東難民事工。

我們過去一起在中東服事過的宣教士同工,本身是加拿大人,十幾年前曾在北非宣教,後來被當地政府驅逐出境後便在加拿大服事穆斯林移民、及因為改信基督而流亡到加拿大的穆斯林難民。他們的事工建立了許多在加拿大的穆斯林背景的信徒,現在加拿大有些教會就是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所帶領的。筆者也盼望在加拿大能夠有華人教會投入這些穆斯林新移民、難民事工,這是神為加拿大教會打開的大門!

中東難民事工

自從阿拉伯之春引發部分阿拉伯國家的革命與內戰以來,所導致的難民潮已在歐洲產生難民危機,引起全球媒體關注,但中東國家收容的難民數量其實遠超過歐美各國。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資料,土耳其收容了超過三百五十萬的中東難民,黎巴嫩近一百萬,而根據約旦政府人口普查,約旦也收了一百萬左右。 多年前由於神的呼召,筆者和先生曾在一個中東小國服事當地收留的難民,服事群體主要是敘利亞與伊拉克難民,也有少數的葉門難民。在中東服事難民不似在北美那樣自由不受限制,且須要學習當地的語言文化。幾年的服事下來,我們觀察到在中東服事穆斯林難民所遇到的兩個主要挑戰:(1)來自當地政府的壓力或逼迫 (2)與當地教會配搭、資助當地教會產生的棘手問題。

許多中東國家,例如埃及、黎巴嫩、敘利亞、伊拉克、巴勒斯坦、約旦,其實長久以來都有基督徒群體。他們世世代代都是基督徒,雖然當中有許多是文化基督徒,屬於天主教、東正教或古老的東方教會。政府保障他們的宗教自由,教會可以合法存在,他們也可以自由敬拜,而在我們居住過和拜訪過的幾個中東國家,政府甚至會派軍警保護基督徒的聚會不受到恐怖分子攻擊。部分中東基督徒因為是受到政府保護的少數族群,不想成為政府眼中的麻煩製造者,因此不是很積極向穆斯林傳福音。

事實上,在上述這些中東國家,政府的確會把向穆斯林傳福音的宣教士驅逐出境,而從穆斯林背景改信耶穌的信徒也仍然遭受家庭、社會甚至政府各種程度的迫害,這都是我們親眼所見也親身經歷過的。因此許多宣教士,包括我們自己,在服事難民、向他們傳福音的同時,仍要相當謹慎,即使已接受了整全的安全訓練但也要有心理準備,因為不知自己何時會被驅逐出境,只能趁著白日趕緊做工。

過去幾年由於中東難民危機引起舉世關注,普世教會紛紛差派訪宣隊來到中東,並且與中東當地教會連結、配搭,希望能夠實質上幫助當地難民,這心意原是好的。而在中東服事難民的宣教士,包括我們自己,也經常和當地的福音派教會配搭,畢竟當地基督徒精通他們的語言文化,服事起來事半功倍。但由於文化與事工異象不同,宣教士與中東當地人的教會配搭時常感到左支右絀。當地教會認為宣教士只要幫教會做事、服從教會的指示就好,並且對植堂運動(Church Planting Movement)不感興趣,只想擴張他們現有的有形教會。若是牽涉到經濟資助,就更加複雜。

我們過去配搭的一個中東當地教會,每個禮拜都有各國的訪宣隊前來,而教會傳道人積極接待這些訪宣隊,並且向他們展示教會的難民事工,例如難民小學,並帶他們探訪難民、發放救濟品、義診等,也向訪宣隊所屬教會募款。但由於阿拉伯文化的影響,中東教會屬於權威式的領導風格,所有事工的決定權都在牧師身上,奉獻也都要由牧師經手。難民事工募款金額都相當龐大,在問責機制不成熟的情況下,可能對主事者造成試探。我們過去配搭的一個當地教會就發生這樣的問題,教會因從國外匯入給難民事工的巨額資金而引起政府懷疑,但金錢動向只有當時負責的傳道人清楚。後來政府索性凍結那位傳道人的財產、關閉教會,傳道人也舉家逃往美國去了。這樣的事件絆倒許多當地信徒,也讓許多宣教士感到被利用、受傷。因此教會、宣教士在尋求與中東當地教會配搭服事難民時,必須謹慎明辨。

雖然在中東的難民事工有種種挑戰,但我們也親眼見證神的作為。某些地區有大批的敘利亞難民歸主,我們在中東某個國家參與的一個聚會,是由穆斯林背景的難民弟兄所帶領,每個禮拜的聚會都會有新的穆斯林難民前來慕道。我們在過去的宣教工場有許多機會向難民傳講福音,透過整全宣教(Wholistic Mission)的模式,關心照顧難民實質的需要,除了發放救濟品,也提供他們一些職業技能的訓練,例如教導難民婦女製作手工藝品、開授英語課程等等,使他們有一技之長自力更生。然後我們藉著家庭訪問的機會與他們分享福音真理,感謝神動工,我們得以帶領幾位難民接受主耶穌。

神的奇妙作為

我們有位同工長時間關心一位穆斯林難民,一開始他向這位難民分享福音、播放耶穌傳給他看時,他很直接表態拒絕,說:「你是基督徒,我是穆斯林,這是不會改變的。」我們持續為這位難民禱告。有天,他夢見自己向一位穿白衣的人跪拜並且請求赦免,他跟我們的同工提起這個夢境,我們的同工說他所夢見的就是耶穌。後來我們同工開始透過手機應用程式和他分享聖經故事。

有一天他在我們的同工家中看見一幅畫,好奇詢問同工這幅畫的意涵。這幅畫闡述撒瑪利亞婦人的故事,我們同工便與他分享約翰福音第四章,他深深被這個故事觸動。結果那天他透過手機應用程式所收到的經文剛好就是約翰福音第四章撒瑪利亞婦人的故事,他非常驚訝,認為這是神給他的特別訊息,之後他就接受耶穌為救主了。後來我們同工和我先生就帶這位難民去當地教會聚會,他也開始接受聖經裝備、在真道上成長。

這位難民信主之後,立定心志要向他的同胞傳福音。這位弟兄先在同是難民的同胞之中傳福音,在自己簡陋的家中帶領查經班,後來回到他兵連禍結的祖國。很多中東難民都深盼申請庇護移民到西方國家,而這位弟兄卻放棄去西方國家的機會,冒著生命危險回到充滿戰亂的祖國——99%是穆斯林的國家傳揚福音,令人感動!願神看顧、保守、使用這位弟兄帶領更多靈魂歸主!

結語

當我們回顧教會歷史,以及研讀聖經〈使徒行傳〉,便會看到神如何使用散居之民(Diaspora)擴展祂的國度。許多華人教會曾參與留學生或新移民事工,也曾親身經歷神的工作。許多學者的研究都指出,散居者——不論是新移民、難民、或是留學生,在遷徙、離開自己的國家之後都更容易信主。在這個全球化、大遷徙的時代,神把許多穆斯林從那些我們不想去、或是去不了的國家帶來我們身邊。遺憾的是,媒體和政客的渲染往往使得人們對穆斯林移民產生恐懼與偏見。然而主基督教導我們教會不是效法這個世界、跟隨媒體和政客的價值觀,而是以基督的恩慈活出福音。如果一個教會願意支持、差派宣教士到穆斯林國家宣教,卻不希望穆斯林難民進入他們的國家,那他們可能對於大使命有錯誤的理解。筆者衷心祈求,世界各地的基督教會能夠把穆斯林移民、難民視為失落的寶貴靈魂,是來到家門口的未得之民。讓我們一起為我們的穆斯林鄰舍禱告代求。願神繼續透過各樣方式——不論是透過你我、或是神興起的各樣環境,或是異夢異象,吸引穆斯林認識主耶穌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