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綠色國度裡的她們🧕🏽

一般人對於巴基斯坦的刻板印象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國家。 她與恐怖組織、貧窮落後、宗教衝突、女權低落(女性很可憐,因為沒有自主權,只是男人的附屬品)等名詞劃上等號,總之就是一個沒有人想去的國家,一個一般人出國旅遊也不會選擇的地方。 我們自然也不能免俗,用著自以為是的優越感去看這個國家。

「教會」才有的【宣教三寶】-平凡邁向非凡

三年前我們應邀去一個家庭教會G教會,開展《把握時機》的宣教課程,整個教會從一個相對狹窄的視野中走了出來。我們對教會牧師說,我們是在宣教好土的教會中尋寶、挖寶、琢寶的。教會牧師說:「我們教會的弟兄姐妹都是寶,你們都拿去,教會的資源也跟著一起走。」這番話讓我吃驚,幾乎沒有哪個教會的牧者第一次見到我們就會說這樣的話。

【宣教士故事】與信徒同行🤜🤛

過去幾年,我們在服事的國家認識了兩個基督徒家庭,他們因耶穌的愛默默地在穆民中工作。當初介紹我們認識的同人在離開前也特別交代,要我們好好照顧他們,因他們是非常寶貴可敬的。為此我們除了奉獻支持,也會不定期與他們一起禱告仰望。 今年二月發生了一起事件,有本地基督徒在公園裡分享福音時被逮捕,並被控訴褻瀆穆斯林先知。

【宣教士故事】當你似乎什麼都幫不了😔

今夜開齋節前夕,窗外上演多場烟火秀,在夜幕下瞬間璀璨后又被吞沒。穆斯林同胞們,在新一輪防疫行動管制令下失去了聚集歡慶的自由,似乎想透過狠狠放烟火來彌補缺憾。炮聲從我上周離開隔離酒店回家那天已此起彼落,一陣陣代表節慶和歡騰的炮響聲,總讓我想起在某城那段日子裡的槍炮聲。

【宣教士故事】📍神是我的導航——該走就走,該停就停,左轉或右轉,全憑祂旨意❤

正式以實習宣教士出發宣教工場前三年,也曾多次到訪緬甸,約一年兩三趟。不如其他弟兄姐妹每一年去短宣,平日關注宣教,我那時只抱持一個單純的想法,就是用音樂去服事。 2017年,我成為了華傳實習宣教士。雖然身分是實習宣教士,但我心裡已做好全時間投入宣教的預備。那兩年的實習宣教旅途,學習良多。

【宣教士故事】福音要傳,主的羊需要餵養。

提起巴拿馬,很多人都會聯想到巴拿馬運河。一條82公里長的水道,將太平洋和大西洋打通了。這項科技創舉,解決了困難凶險的航海運輸問題,令兩洋之間的海運快速和安全得多。多個航海貨運企業、郵輪,都不惜費用,使用巴拿馬運河。這條運河使巴拿馬成為中南美洲,經濟較穩定繁榮的國家。

【為墨西哥禱告】福音進入這地約500年,但進入之始就面目全非

當地事工較大的挑戰是在信仰上領人歸正。另外就我們有限的觀察,本地牧者經過正統神學訓練的少之又少,這是目前極缺乏的。

【悼念】「我們懇求主多留林安國牧師幾日...如同希西家懇求神,為了中國教會的宣教!」

正因為林牧師的「不以性命為念」的精神,成立了位於烏干達的華傳非洲宣教中心。在驚濤駭浪的疫情中,我們有挽救生命的白衣使者,我們更需要有挽救靈魂的光明使者。

【宣教士故事】太太被迫離開我們,走的時候,還不知何時能相聚

事情進展持續「惡化」,內人後來因為簽證問題被迫離開我和孩子們三個月之久,走的時候,完全不知道何時能相聚,而且我也為了此事多次寫電郵和到訪相關部門,結果完全無濟於事。 在事工上也需要很多忍耐。

我期盼看到,柬埔寨成為宣教士走出去的地方,不再是宣教士來的地方!

從內戰的結束到現在,柬埔寨的福音工作已經從「將殘的燈火」急速成長。新一代的柬埔寨福音工作者早已看見,柬埔寨的福音工作必須由當地柬埔寨人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