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全教會一起認養翻譯約翰福音,讓那邊的人聽見福音

人們在不同經文旁簽名,負責將那段經文翻譯成安諾本島語(安諾本島是西非沿海一座小島,島民尚未擁有自己語言的聖經)。「我們怎能把自己關起門來,研讀我們所深愛的約翰福音,卻對一群從未聽過福音的人無動於衷呢?」

【如果上市公司都這樣做,那我們呢?】-陳維恩牧師(Radius Asia總幹事)

有太多的時候,我們天真地認為,只要有一顆愛主的心,領受一個呼召,我們就可以走到地極做宣教士。容許我大聲的說:「不會出去就好」。如果我們開始對下一代的宣教士有要求更多的訓練,在出去之前給他們更多的工具,我相信亞洲宣教士的折損率一定會下降。

【為墨西哥禱告】福音進入這地約500年,但進入之始就面目全非

當地事工較大的挑戰是在信仰上領人歸正。另外就我們有限的觀察,本地牧者經過正統神學訓練的少之又少,這是目前極缺乏的。

【宣教士故事】老闆摔蘋果,你怎麼回應?——疫情下的憤怒

疫情期間,他走在路上,不乏被當地人嘲弄。人們會對著她喊「Corona」或特意避開她,去到朋友開的咖啡店,幾位當地的年輕女孩對著她尖叫:「啊~病毒!走開!離我遠點!」 你的話,會怎麼回應呢?

【宣教士故事】唯有當...農村姐妹能在丈夫面前平起平坐,我才會說:福音救了這地。

當男人坐著吃飯喝酒時,若我願意,可以跟女性一起在一旁撿菜顧孩子。我也很快留意到,語言老師不會教我男性會說的某些話;而我能收集到的傳統故事裡,最常出現的就是出身卑賤的女性,婚後受婆家不公對待的悲慘情節,許多故事更少有男性的角色。

耶穌會講多種語言,提醒了我什麼?

若我們了解耶穌正是在多語言的環境下生長、工作和事奉,也會得到很多啟發:對耶穌來說,他最有把握的應是自己的家鄉話(可能是亞蘭語),並至少能閱讀舊約經文希伯來文,也同時能以當時通用的語言來交流(通俗希臘語)。

【宣教小學堂】不要弄錯教養的目的——宣教士談兒女教養

他上前阻止和協助,而遭阿拉伯同學攻擊。我了解之後,囑咐他要小心,也讚揚他勇於助人的舉動。我告訴他:「千萬不要因為這一次的經歷,而讓你以後看到需要不出手幫忙!」對的事情,付上再大的代價也要堅持去做。

【阿美語有聲聖經】2020初,錄製完畢!——有聲勝無聲.點滴全紀錄

感謝上帝用阿美語錄製有聲聖經,看見神的偉大奇妙。從多角色的多元聲音及錄製設備、音檔整理、監聽員和幕後默默付出的志工們,看見每人用心與熱情參與,完成這榮耀的工作,充滿感恩。

【宣教小學堂】當他聽見自己母語的聖經經文,他的眼淚嘩嘩而下💓

當我的朋友聽見韃靼語經文時,他的眼淚嘩嘩而下。這個母語的詞彙,深深觸動了他內心最深處。唯有當他們聽見或閱讀自己母語的聖經後,才明白聖經裡的上帝也是他們的上帝。

【宣教書籍】那些年,這樣過——金克宜傳道與先生、孩子們的宣教點滴

金克宜傳道在書中,藉由歷歷如繪的生動故事,分享她與先生、孩子們的宣教點滴——有歡笑、也有心驚膽跳之時。她的三位寶貝孩子也以短篇故事分享,一同在母親的著作上共襄盛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