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宣教小學堂】北美大陸海外宣教事工起點🌍

在北美大陸,教會對海外宣教事工的關注也直接源自學生的影響。撒母耳・穆爾斯,來自美國康乃狄克州一個公理會牧師敬虔愛主的家庭。當時他的母親有一個很不尋常的心志,就是「要把孩子分別為聖,獻給神成為一個宣教士。」當時的教會還沒有宣教意識,也還沒有任何海外宣教的管道(尚未有差會)。

【宣教小學堂】基督徒如何看國際情勢?

時代可以帶走夢想, 時代可以帶走金錢, 時代可以帶走我們的親人, 有的時候時代三個都可以帶走; 不只是新冠肺炎,持續不斷的戰爭下不禁讓我們思考, 我們身處的時代到底是什麼樣的時代?

【宣教小學堂】追溯學生普世宣教運動的源頭-學生點燃宣教運動

追溯學生普世宣教運動的源頭-17世紀的德國大學生 最早在普世宣教運動發揮決定性影響力的運動可以從17世紀的幾位德國大學生開始,七位來自呂貝克(Lübec)的德國年輕人於1628-1632在法國巴黎功讀法學和神學,受到Hugo Grotius啟蒙而開始了自發性學生工作與禱告會,目的就是希望為當時一蹶不振的教會重燃對福音的渴慕

【宣教小學堂】「聽完講座後,其實很衝撞我原先對信仰的理解.....」

現場參與者在結束後交流時說:「聽完講座後,其實很衝撞我原先對信仰的理解.....」 先聊聊為什麼聯合差傳想要分享這個主題?發想其實是無意間與朋友的對話中產生的。有的時候我們好像把神學訓練想得太專屬於「某些人」了,也因此,神的工也無意間形成「某些類型只合適某些人去做」的現象⋯⋯想要探討的問題是:框架的設限會不會其實是來自自己?

如果我能夠早點上這個課...

我對於在正式進入第一堂課程之前給予學員的鼓勵,非常得著鼓勵、激勵和期待上這門課程!在這個VUCA的世代,讓我們從宣教的視野看見神永遠不改變的心意,而不是因為看見世代的變化而擔憂而站立得穩,明白現在世代最重要的使命。

從課程的一開始,就很驚豔我!

以前因為對宣教感興趣,也因為神的恩典,在教會聽過許多關於宣教的講座以及專題,感覺上(與上了課對比之後),對宣教的概念是東拼西湊的建立起來的,可能是因為這樣,從課程的一開始,就很驚豔我!

『宣教』=一門「知識」?

一早在辦公桌上收到新一期的宣教日引,秀明師母的文章標題印入眼簾『敬拜之後,是行動』,是的一切的敬拜,包含聽道、讚美、禱告、小組、門訓…只為一個目的,那便是宣教的行動。許多時候我們把『宣教』當成一門知識在吸收,何謂宣教?聖經的宣教?歷史的宣教?文化的宣教?策略的宣教…等,我們完成了15堂關於宣教的課程,閱讀了所有關於宣教的文獻,參與了一場場線上、實體大大小小的禱告會,若沒有行動的實踐,就像雅各書所說: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宣教沒有行動也是死的!!

「你願意放下自己的計畫回應我嗎?」

「你願意放下自己的計畫回應我嗎?」一句話驚醒夢中計畫狂人。 回想今年五月份時,接獲前線樹哥的邀請,希望我能夠加入難民事工的籌備,就在這突如其來的邀請之下,我進入了深度的禱告,重新面對自己的呼召與異象。

Portfolio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