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能夠早點上這個課...

我對於在正式進入第一堂課程之前給予學員的鼓勵,非常得著鼓勵、激勵和期待上這門課程!在這個VUCA的世代,讓我們從宣教的視野看見神永遠不改變的心意,而不是因為看見世代的變化而擔憂而站立得穩,明白現在世代最重要的使命。

從課程的一開始,就很驚豔我!

以前因為對宣教感興趣,也因為神的恩典,在教會聽過許多關於宣教的講座以及專題,感覺上(與上了課對比之後),對宣教的概念是東拼西湊的建立起來的,可能是因為這樣,從課程的一開始,就很驚豔我!

『宣教』=一門「知識」?

一早在辦公桌上收到新一期的宣教日引,秀明師母的文章標題印入眼簾『敬拜之後,是行動』,是的一切的敬拜,包含聽道、讚美、禱告、小組、門訓…只為一個目的,那便是宣教的行動。許多時候我們把『宣教』當成一門知識在吸收,何謂宣教?聖經的宣教?歷史的宣教?文化的宣教?策略的宣教…等,我們完成了15堂關於宣教的課程,閱讀了所有關於宣教的文獻,參與了一場場線上、實體大大小小的禱告會,若沒有行動的實踐,就像雅各書所說: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宣教沒有行動也是死的!!

「你願意放下自己的計畫回應我嗎?」

「你願意放下自己的計畫回應我嗎?」一句話驚醒夢中計畫狂人。 回想今年五月份時,接獲前線樹哥的邀請,希望我能夠加入難民事工的籌備,就在這突如其來的邀請之下,我進入了深度的禱告,重新面對自己的呼召與異象。

宣教?不關我的事!

開始上課前 宣教心視野,是我參與第一個具系統性談論宣教的課程,在我上這堂課之前,我覺得宣教工作與我是相當遙遠的,那些事只屬於一些語言能力好、出國經驗豐富、醫學背景或全職委身的傳道人,甚至認為,若沒有一個從天上來的呼召,基督徒便不該任意的踏入宣教的行列,因此,作為基督徒,我只需要在地方堂會好好服事,便是我一生該做的了。

「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我本身是在澳門事奉,還記得一年多前,疫情爆發,各地的往來都斷絕,出入境都不太方便,甚至禁止過來。個人原本在香港修讀的神學課程,老師也無法來澳授課,只能改為網上課程,其中一科就是「宣教學」,教授課程的老師都是宣教士,他指定閱讀的課本就是《宣教心視野》,當我去閱讀這四冊書的時候,確實已經開拓了自己宣教的視野。

「自己」才是回應大使命最大的問題😟

在宣教日引的內頁和封底都曾看到介紹宣教心視野的課程。一看上課時間和地點,就放棄了。疫情使得教會主日崇拜和基督教機構的課程改為線上進行,看似關了實體的門,對我卻是開了一扇窗-不被交通和距離限制!但再看學費,我又放棄了。背負房貸、孩子求學和生活經濟需要的我,一次要拿出近五千元的學費,真的有難處。我心想,不知道可不可以分期付款。但我知道宣教機構財務不易,不好意思開口問。沒想到,神又把這扇窗開得更大了!

目標變成事工,而忘了是「神」!

2021宣教心視野 秋季線上班學員 張姐妹 從聖經視野回應宣教 從一開始透過神的旨意(詩篇67篇),強調這福音是上帝賜福屬祂的百姓要得著的救恩,所以祂親自吸引萬民來稱頌神,更經歷祂的權能,按正直統管並引導萬族不斷跟隨,持續回轉向神。

🔥做個稱職的動員者🔥

2021宣教心視野 秋季線上班學員 張牧師 像一面鏡子,像一個聚光探照燈,又像一天鞭子。 看到太多瑕疵和污點; 被照出來太多平日被忙碌和表面上的東西遮蓋而隱藏在心靈深處的自私、狹隘、不情願、膽怯和懦弱; 感受到一次又一次的鞭策。

宣教士:「宣教心視野再次喚醒我的呼召🔥」

『熱忱』(passion)指的是人心中對於某種事物的渴望是如此強烈,以至於甘願不惜一切代價得到它。 而『使徒般的熱忱』正是為耶穌而燃燒生命之熱情的人所具有的生命品質。他們一心渴望看到全地充滿主的榮耀。弗洛德說:「具有使徒般熱忱的人隨時準備出發,但也願意留下來。假若你因為神沒有呼召你離開自己的家鄉,去到那些從來沒聽過祂名的地方而深深感到失望的話,你可以確定自己有這種熱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