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心視野|一位社青女孩上完課後,寫了真摯動人的文章——天父的心腸,我們的家業】

(文/2019宣教心視野春季 內湖班結業生王姊妹;圖/源自於此,僅象徵性。)

這段為期十四週的課程對我來說,像是寶座上的天父擱下手上的工,把我抱在膝上,娓娓道來祂從創世之初的計畫與工作,我睜大眼、靜靜地聽著。

過去,我以為「宣教」是出自耶穌升天時頒發的大使命;現在,我知道「宣教」源自於神與亞伯拉罕的約定。每當提到傳福音,就不免談到使徒行傳中,耶穌升天之際給予門徒的命令(徒1:8)。殊不知,這並非是個新命令。早在上帝呼召亞伯拉罕時,耶和華就應許他成為地上萬族的祝福。我非常喜歡溫德博士(Dr. Ralph. Winter)對於「祝福」的詮釋,他認為「祝福」並非是使個人得著名利、坐擁一切,而是意味著家族聲名、責任、義務以及特權的賜予。這樣的描述也呼應了出埃及記中神賦予以色列民的職責:在萬民中作君尊的祭司和聖潔的國民(出埃及記19:5-6)。反觀今日蒙神祝福與眷愛的我們,不也背負著成為祝福的責任?面對慈愛天父邀請我們參與祂的工作、經營祂的家業,身為兒女的我們怎能袖手旁觀?

過去,我以為將福音傳遞給周圍的人也等同於「宣教」;現在,我知道把福音帶入不同文化的族群中才算為「宣教」。「宣教」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就是使所有「民族群體」成為神的門徒。若是單靠向周圍的人「傳福音」,縱使一傳十、十傳百,福音也不可能因此傳到地極,因為這其中有許多的障礙阻擋人們聽到福音,而文化、語言、階級的隔閡是最主要的因素。福音得以跨越歐亞大陸來到台灣,是神刻意呼召宣教士離鄉背井,進到完全不同的文化中。這絕非偶然,而是靠著神的宣教工作。細閱戴德生、魏德凱等人的傳記,我更深刻明白「宣教」的意涵與挑戰,也深信唯有神的愛才能帶領這些人投入宣教,忍受孤寂、陌生、迷惘的煎熬,甘願犧牲以結出許多子粒來。若沒有「宣教」,怎會有如今的我們?恐怕連接觸福音的機會也沒有!而如今,仍有許多失喪的族群正翹首以待這份美善、安慰人的福音,蒙福的我們怎能事不關己?

過去,我一直把天父佔為己有以成全自己的心意;現在,我期待更認識天父的偉大計畫並參與其中。一直以來,天父從未缺席我生命中的任何一刻,祂是我的力量,也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良人,也是我的恩友。然而,我卻鮮少關心祂的工作、體貼祂的心腸。「宣教心視野」課程為我的心開啟了一扇窗,我看到那憐憫人、愛惜人的父神正殷勤地尋找、拯救師喪的人,從過去到如今,祂從未停歇。看到這畫面,我迫不及待想要做些什麼,幾乎每一次組內結束禱告,我都不自禁地懇求神賜我使徒般的熱忱,就像是手腳笨拙的孩子看到爸爸俐落地修理屋子,心裡默默地想要模仿、學習,願有一天也可以分擔些什麼。於是我決定用《宣教日引》禱告,並從4/14開始,每一週都在家庭祭壇上帶領家人關心宣教、為宣教禱告。

聽完了天父的計畫,祂溫柔地摸摸我的頭,面露慈愛。站起來回到地面後,縱然有許多事尚未明白、愛人的功課尚未及格、在軟弱中仍屢敗屢戰、罪帶來的傷仍隱隱作痛,但那位創始成終的父神一直都在工作,而我們要在跌倒爬起之後繼續快跑跟隨。「宣教心視野」課程為我的心開啟了一扇窗,我看到那憐憫人、愛惜人的父神正殷勤地尋找、拯救師喪的人,從過去到如今,祂從未停歇。看到這畫面,我迫不及待想要做些什麼,幾乎每一次組內結束禱告,我都不自禁地懇求神賜我使徒般的熱忱,就像是手腳笨拙的孩子看到爸爸俐落地修理屋子,心裡默默地想要模仿、學習,願有一天也可以分擔些什麼。於是我決定用《宣教日引》禱告,並從4/14開始,每一週都在家庭祭壇上帶領家人關心宣教、為宣教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