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中的台灣教會】哪裡有呼聲,就去那裡!〔行道會台北教會〕

文字・攝影——戴恩加(聯合差傳事工促進會編採同工)
圖片提供——行道會台北教會

「我們願發言安慰這世代,生命之糧止息心靈的饑荒;直到全世界得享主祢的救恩,藉我們使祢愛流暢……願天國降臨、主治理萬邦,願祢旨意通行全地到四方,直到全世界尊耶穌基督為王……」台北東區某條巷內,每逢主日早晨,都會傳出會眾齊唱這充滿普世宣教情懷的歌聲。這裡,是約有300會眾規模的行道會台北教會(簡稱台北行道會)。

1981年教會早年外觀

教會現今外觀

自從1986年舉辦首屆宣教年會以來,2016年恰好是行道會台北教會宣教30週年;30年來,從奉獻支持國內外差會和機構、年年舉辦宣教年會,到差派短宣隊、關顧來台泰勞,差派和支持過的海外宣教士也有10多位。事實上,行道會在台灣的建立,與宣教士大有關聯:早在1952年,來自美國的宣教士聶國華牧師伉儷抵台,那年7月,便在宣教士的努力下有了台北教會首次聚會 。

「見證基督.傳揚救恩」在教會30年,歷經結婚、生子、進神學院、當傳道人、成為主任牧師的蔡垂德牧師 ,以八個字表達他對行道會台北教會參與宣教的期許,同時也是2016年11月5日「建堂五十週年暨宣教三十週年感恩禮拜 」當天的主題。

一、以禱告參與宣教

教會弟兄姊妹可以藉由何種方式參與宣教?蔡牧師表示:「需要有禱告、金錢和行動的獻上。」而在教會網站上,實踐異象的四大具體目標之一,便是「以禱告、金錢、行動層層向外推展福音」。

  • 主日崇拜

主任牧師蔡垂德牧師

每月一次主日聚會結束前,蔡牧師會親自簡介一個國家,甚至指出該國與聖經歷史的關聯,然後透過播放《改變世界的旅程─為萬國禱告》短片,呈現該國的經濟、政治、人文及信仰現況,最後會眾同心為這個國家禱告。

「怎麼都放國外的影片,卻不為台灣禱告?」曾有人當面對蔡牧師說出這個直白的疑問,當下牧師如此回答:「我們通常一定會為台灣禱告,但我們不能作井底之蛙,只看到自己……我們需要看到更廣的、異文化、其他國家的需要。」

  • 主日週報

主日週報上的代禱事項,是教會主日崇拜時的公禱內容,也可看出一個教會關注的焦點。行道會台北教會的週報上,每週都列出國度及宣教禱告事項,為某個海外國家的關鍵需要代禱,以及教會支持的宣教差會機構需要、宣教士近況、教會短宣隊、宣教聚會資訊等。

  • 宣教禱告會

從2013年開始,教會每年舉辦二到四次「宣教禱告會」,每次的流程規劃、特色都不盡相同。比如邀來內地會(OMF)的「落在土裡的麥子」宣教故事舞台劇,或是曾在以色列10年的巴拿巴宣教學院黃齊蕙牧師分享專題,甚至還在禱告會上玩桌遊,讓弟兄姊妹透過遊戲認識宣教議題。當然,每次都會為宣教機構、宣教士及教會差派的短宣隊禱告,也會有會眾參與短宣的見證分享等。

「我希望教會未來每年舉辦更多次宣教禱告會,邀請更多宣教士來分享、提代禱事項。」蔡牧師表示,雖然教會每年舉辦數梯次短宣,但是不希望弟兄姊妹抱持著夏令營、冬令營的心態參加短宣隊,因此十分看重弟兄姊妹平時能累積宣教知識、增加對宣教的參與度與國度觀。

  • 代禱挽救雞蛋破碎

「我的腿不是很好,很容易拐到。」曾在泰北宣教3年、現在教會宣教部服事的張姊妹說,在泰北當地小村,有次她走路去買雞蛋,手中正拿著一盤30顆、12盤共360顆的雞蛋,沒想到途中不小心踢到某樣東西而跌倒,膝蓋都碰到地面。奇妙的是,她的腿這回竟然撐住了,沒有摔倒,而且當下居然只有1顆雞蛋飛出去,其餘359顆雞蛋依然完好無缺!「有人在為我禱告!」張姊妹馬上有「被代禱托住」的強烈感受。

二、以學習參與宣教

 

  • 短宣與神學裝備

「有感動踏上宣教之路的弟兄姊妹,我們除了會安排短宣、陪他禱告、提供相關資訊,重要的是鼓勵他們接受神學和宣教裝備,並試著先在宣教禾場上帶職服事。」蔡垂德牧師說,透過短期參與宣教地異文化生活,準宣教士在過程中檢視個人對異地的適應力、與同工之間配搭的默契、人際關係的養成、募款難易度等。

蔡牧師指出,宣教士出發以前,一要先在教會穩定聚會、服事,二要與弟兄姊妹建立彼此信任、扶持的關係,如此一來,將來長期身在海外,教會才能成為他穩固的後盾。

國內外短宣紀事

 

  • 學會在本地就能傳福音

為使弟兄姊妹對宣教有前期預備,也培養有志的準宣教士,在本地就有傳福音的知識、能力和態度,教會自2013年起,在門徒訓練課程中開始教導「三元福音倍進佈道法」,期待讓每個會友都能與人分享福音,領人信主,甚至預備他人也成為得人漁夫。

  • 跨文化宣教課程

另一方面,除了門徒訓練,行道會台北教會也曾與聯合差傳事工促進會合作開辦「宣教心視野」、「挑戰視野」等普及課程,透過聖經、歷史、文化、策略等四個架構的視野,建立對普世差傳、跨文化宣教的認識。

三、以差派參與宣教

台北教會自1986年舉辦第一屆宣教年會後,便成立宣教部,負責籌辦短宣隊 與宣教年會、建立教會與各差會的連結關係、審核並差派宣教士、規劃宣教預算等。除了這些,還要統籌本地福音預工及事工,包括社區關懷、藝文活動及成人教育的「阿爾法社區學院」、國中校園的桌遊事工、台中大甲幾間校園的得勝者及兩性教育課程、關照失智症家庭的甘泉咖啡坊事工等。

事實上,自1986年起,教會的宣教事工便分為四大象限:
1.耶路撒冷:教會本地的社區福音工作
2.撒瑪利亞:外縣市事工
3.猶太全地:教會支持差會、機構或一起合作
4.直到地極:海外跨文化宣教

 

  • 奉獻及財務管理

面對如此多元、多觸角的宣教工作,台北教會在收支管理上有一個特別做法,乃自1986年便由當時主任牧師魏立健所訂:教會擁有兩個帳戶、兩本存摺,一本專為宣教經費,另一本則是教會的事工經常費。教會事工經常費不足時,可以借用宣教經費,唯須事後還款;若宣教經費不足時,則動支事工經常費,但是「不須還款」。透過此方法,台北教會在推動宣教事工時,從沒有入不敷出的情形;也正因看重宣教,台北教會花在宣教上的金額,約佔教會總支出三成,30年來累計甚至已近億元台幣!

  • 對宣教士的支持

「對我而言,錢不重要,我希望的是一份『支持』。」 張姊妹過去剛開始前往泰北時,並未受教會差派或支持,但到了第二年某一天,教會執事打電話給正在泰北的她問道:「妳需要不要教會支持?」她當下立刻回答:「要。」此後,台北教會不僅在金錢上支持她在當地的宣教事奉,也差派短宣隊一起同工 。

過去30年,台北教會共差派、支持過十多位宣教士,1986年,便與內地會(OMF)合作差派魏孝娥宣教士,先後在香港、中國及德國服事。當年舉辦的第一屆宣教年會,有近40人決志獻身,立志回應大使命、委身參與普世宣教。

 

2007年泰北短宣隊於清萊

建堂五十週年暨宣教三十週年感恩禮拜

 

  • 南非宣教士段忠義夫婦

目前仍在宣教工場上的宣教士,包括不少人耳熟能詳的段忠義、徐美湄夫婦。1991年時,他們便在國際事工差會(SIM)與行道會台北教會的差派下,從台灣去到南非,建立南非華人基督教行道會,在遠離故土而又危險的城市住了超過25年,甚至至少遭遇5次搶劫。

1995年建立南非行道會迄今,段牧師在非洲的宣教腳蹤由南向北,除了南非,也包括史瓦濟蘭、納米比亞、莫三比克、甚至遠達赤道附近的肯亞,在多處建立教會、查經班、福音團契等,服事華人移民。20多年的時間過去,段夫婦如今仍持續開拓教會並牧養群羊,最令人動容的是,他們已在約翰尼斯堡一處找好墓地,要將餘生奉獻在南非。

四、以接待參與宣教

除了在近處有鄰舍的福音工作、遠處差派海外宣教,在國內稍遠的外縣市,例如台中大甲,行道會台北教會也將福音帶進國中校園以及泰勞中間。

2012年11月11日,在台中大甲的西岐福音中心正式開始「泰語崇拜」 ,接觸附近知名自行車廠近400名泰籍勞工。透過與當地的日南教會配搭,以及當時仍在就讀神學院的Conny姐妹定期參與,幾乎每個週末,台北教會的同工都會在福音中心舉辦小型聚會或活動,讓泰勞朋友接觸到福音。

「有一陣子,有位泰籍女傳道來幫忙……也曾有一位泰北來的同工幫忙翻譯。」張姊妹說。不過,她也表示,由於這項事工後來缺少主責同工,因此台北教會已暫停在西岐福音中心接觸泰勞的服事,僅在大甲地區專作國中校園的得勝者課程、課輔班及兩性教育等。

五、以動員參與宣教

宣教,當然不是牧師傳道或少數「被呼召」的人的事,但要如何讓更多人對跨文化宣教產生動力、願意付出與參與,台北教會至少會透過信心認獻與短宣見證分享兩種方式動員弟兄姊妹。

  • 信心認獻

位於澳洲墨爾本的史雲頓教會,在韋艾倫(Allan Webb)於1970至1995年擔任主任牧師期間,教會共差出70多位宣教士,為海外宣教奉獻300多萬澳幣。韋艾倫在其所著的《讓世界不一樣──成為差傳教會》一書中,甚至說推動為宣教而作的「信心認獻」,是他25年來在該教會最有果效的宣教事工。

所謂信心認獻,是個人承諾奉獻的某個金額,並信靠神定期能讓奉獻者達到該數額的奉獻;而且純屬個人與神之間的事,教會或長執也不會去查問或提醒要按所定的數目奉獻。不謀而合地,自1986年第一屆開始,每年宣教年會期間,行道會台北教會也推動信心認獻,鼓勵弟兄姊妹為次年教會訂出的宣教事工預算認獻。

台北教會推動信心認獻的方式,是將經過執事同工會禱告、討論通過後的次年宣教預算,公布在宣教年會手冊中,牧師、執事同工於宣教月期間會在主日崇拜中說明及推動,帶領會友禱告;會友填寫「信心應許認獻卡」、投入奉獻袋,此後幾個月的主日崇拜,每週都會以長條圖分別呈現宣教預算、信心認獻及實際奉獻金額,大家都能瞭解台北教會當年度宣教預算達成的最新進度。

  • 短宣見證分享

台北教會經常舉辦短宣,不論海內外,短宣結束後,弟兄姐妹便有機會在主日崇拜、宣教禱告會或宣教年會中,分享個人參與短宣的見證,並鼓勵更多人參與下一次的短宣。「看到許多人短宣回來後生命被改變」,是蔡牧師這四年擔任主任牧師期間,備受感動的一件事。他舉例,曾有會友過去聚會並不穩定,自從柬埔寨短宣回國後,便開始委身於神、有穩定教會生活。

談到短宣,蔡牧師特別指出,在服事心態與方向上,「福音」本身應是宣教行動中最重要的,因此不希望短宣隊帶著「金援」的態度,誤將重心放在物資給予上,而是要配合長宣,是為了將來在當地福音工作的延續及長期跟進。

六、以行動參與宣教

為了得著不住在我們周遭、遠在海角天邊的未得之民,需要有某些基督徒離開自己家鄉,進入不同民族、文化中,這就是「宣教士」。目前,由行道會台北教會差派出去的宣教士,除了段忠義夫婦之外,還包括一位預備中的實習宣教士,她就是曾在西岐福音中心服事泰勞的Conny。

2012年台中大甲西岐福音中心泰語崇拜

 

  • 神不斷開門──Conny在南非與泰國

採訪那天,Conny很主動地聊天;活潑開朗的她,為預備將來前往泰國長宣,在行道會聯會支持與差派下,2015年起數度飛往南非,每次一待就是3個月,與段忠義牧師夫婦配搭,服事當地華人,同時學習在異國跨文化環境中服事。

回憶起過去幾年上帝的帶領,Conny說:「神不斷為我開門。」 2003那年,她聽到在泰緬邊境佤邦服事的楊一哲宣教士的見證,被聖靈光照她自義和貪愛世界的心,除了痛哭悔改,更領受向泰國人宣教的感動。此後多年,她為了預備作全職宣教士,不但到神學院、宣教學院接受神學和宣教的裝備, 也與差會配搭服事,前往泰國短宣,透過英語教學接觸當地泰國人。

一位宣教士的養成與裝備,看似費時,但對準備出發的宣教士來說,卻極為寶貴。

 

  • 甘心作被踩的肩膀──張姊妹在泰北

「我在行道會台北教會聚會40年了,曾在泰北3年,2012年10月開始在教會全職服事。」受訪前一天,才剛從日本東北短宣回台的張姊妹,一句話帶出她參與宣教事奉的經歷。

1986年以前,行道會台北教會對宣教事工尚不熟悉,她當時心中雖已萌生海外宣教心志,卻沒有進一步尋求。1999年另一教會的姊妹邀她一起去泰北,是她人生第一次海外短宣,也開始認識同對宣教有負擔的朋友。

一則基督教報紙上「泰北徵中文教師」的廣告,讓她在2004年有機會再去泰北,但由於簽證因素,只能在泰北清萊教50天的中文課。回台後,她自力去上了一年裝備課程,2005年中再次出發;這次,一待就是3年。

在泰北的三年中,透過「教中文」接觸當地兒童及戒治毒癮的青少年,年齡層從小學到中學都有。但是,除了教書以外,唯一有國際駕照的她,還經常負責開車接待訪客和外來短宣隊,也要協助開車採買三餐食材,後期甚至管理整個機構的財務;那時為了確保手中現金不會被偷、搶,每晚得與大把現金睡在一起,壓力大得不得了。

「老師,妳以前作什麼?」一次下課以後,當地一個學中文的孩子好奇地問張姊妹。她簡單答道:「我以前作老闆。」孩子又問:「老師妳那時賺多少?」她說:「我一個月工作20天賺的錢,比在這裡一年賺的還要多。」孩子於是更加好奇:「那老師你為什麼還要來這?」她回應:「我希望你們可以踩在我的肩膀上,爬上去。」

結語:本地短宣、支持差會──中小教會也能開始參與宣教

「哪裡有呼聲,就去那裡。」曾有會友問蔡垂德牧師:「為何教會去A國,而不去B國宣教?」面對這類問題,牧師解釋台北教會參與宣教的所謂「決策流程」:「聖經中記載保羅回應馬其頓的呼聲,我們教會也是如此,哪裡傳出他們需要我們教會去,那教會就派同工去當地了解、拜訪,然後把資訊帶回教會,傳道部與執事會同工們一起禱告尋求後,再做出決定。」事實上,世界各處都有人道關顧需求,也有未得之民群體需要福音,行道會台北教會不排斥去任何地方,因此教會積極服事現有禾場的同時,也會留意他處是否傳來迫切的需要。

對於欲推動宣教的中小型教會,蔡牧師認為可以從本地短宣做起;相較於海外短宣,藉由參與國內近距離的短宣,先挑起弟兄姊妹對傳福音的熱忱。另一方面,「支持宣教差會」也是教會起步參與大使命的方式;「有心便不怕沒錢。」蔡牧師說,台北教會一度曾在金錢支出上困窘,但一路走來卻經歷許多恩典。

張姊妹則提出教會參與宣教在心態上的建議:「第一是要連結,第二則是要大方」。前者是指教會推動宣教的領袖,自己要願意走出去與人連結、與福音事工及普世的宣教機構有所接觸,甚至可以帶著同工一起去觀摩他人作法,或是把握與其他教會、機構同工的機會。至於「大方」,則是指教會同工與會友在參與宣教的作法和策略上,能保持彈性、開放。

「宣教,任何方向都可以作,只要心中沒有神的群體,都可以是你的宣教禾場。」誠如張姊妹所言,台灣的教會在宣教事上能做能參與的還很多;行道會台北教會每主日唱的《為萬國祈禱》歌詞仍迴盪心間,基督徒若真正希冀以耶穌的生命之糧止息人心靈的饑荒,期待全世界得享主基督的救恩,就絕不能迴避參與普世的跨文化宣教。